保定市

作者:郑克己

“陛下在试探!”王师傅道:“陛下要拿走我们王家的刀。我们王家迟早都要死!”

“先生——”

“扶我起来!”在王夫人的搀扶下,王师傅从床上坐起来说:“去书房!”

太师王在书房里飞快地写了两封信,命令屋里的暗卫赶紧送出去。

给边疆二哥的信。

还有一封给走天下的三哥的信。

王家会大难临头,斩草除根,所以他们会很快回来。

在宫殿里。

九王业把他所听到的告诉了罗素:“现在王家已经秘密地搬走了,你真是……”

罗素之前告诉过他,鼓动王家造反,九皇不信。

但是现在,它真的发生了...

罗素淡淡地笑了笑:“这个不难猜。人心就是这样。既然暗帝敢杀太子,那他们就当太子党死。既然会死,就只能奋起反抗。”

喜欢她。

要不是黑皇帝,罗素也不会奋起反抗,也不会做出窃国这种事。

“我们下一步怎么办?”九王爷兴奋的看着罗素。

堂堂九王爷,原本多么高高在上的人物,现在在罗素面前只是跑腿,而王爷现在是跑腿和跑腿很开心。

现在,罗素的网已经渐渐洒了下来,黑暗大帝的注意力都在太子党这边,他不可能注意到她。

梦妃在那边是她的棋子,王宓也是她的棋子。常眠去背司徒药师,希望成功。

很快,常眠进来了。

“我找到了。”常眠对罗素说:“以前暗帝说司徒药师谋杀了太子,被处死了,其实不是。”

九王业很兴奋:“司徒药师还活着吗?”

“自然。”常眠道:“另外,我也查出了司徒药师被关在哪里。我们是不是要钓出司徒药师?”

“锁在哪里?”罗素知道,经常从云层中睡觉,自然有一些东西可以诱惑人说话。

“它被锁在皇家田字一号房间里,那里戒备森严,很难进入。”睡觉皱着眉头。

“不仅很难靠近,而且一点都不近。”九王业对罗素说:“有左虞,大内第一主,坐在镇上。大多数人都不能依赖它。不,不是普通人,但每个人都不能依赖它。”

“左羽有什么实力?”罗素问道。

“白钻不止五星,高深莫测。具体我不知道。”九王爷苦笑着。

罗素摸了摸下巴。

最好是司徒药师能捞出来,但如果他不能...

正在这时,晏子从厨房出来了。

“别闲坐着,赶紧过来吃饭,都忙了一天了,你不饿吗?”晏子说着,把食物放在桌子的一端。

虽然宫殿里每天都有美味佳肴,但晏子不习惯吃,罗素也不习惯吃,所以晏子习惯自己做饭。

“我想到了!”罗素灵光一现,做了一枚戒指。

“什么?”

每个人都好奇地看着罗素,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。

罗素没有多说什么,她径直走进房间,然后直接关上了门。

记住手机网址:

..

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

作者:江朝议

“南宫大人……”飞机监督紧跟其后。“你不去众神之巅,天地之规就来了,你就被强行带到众神之巅。这不是你的人力所能抗拒的。”

南宫云烟冷冷一笑。

白大人只觉得喉咙发紧,颤抖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发出:“就算你杀了我,也没用!除了身上多了一笔债,对你没有任何好处。天地规则不会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消失。”

南宫云烟不知道吗?

事实上,凌皇帝去世的前一天晚上,他就已经预料到了。

不死之神对他恨之入骨,他在众神之巅的主体控制着巨大的人脉和资源。如何才能让不死之神安全的留在灵界?

他一定会登上众神之巅,而且是在不久的将来。

“多久?”南宫云烟平静地问道。

面对那双冰冷如匕首般锐利的眼睛,白大人缩了缩肩膀,最后说道,“三...三个……”

南宫云烟没有说一句话,但是那些寒芒如同利刃一般浮现出一抹嘲讽的冷笑!

“三...三...三十天……”那位面遗民很尴尬,“南宫大人,这真是最大的让步。如果我们让天地主宰,我们会原谅我们……”

“三百天。”南宫云烟平静地说了这句话,并没有理会飞机上的守望者。

白大人苦笑。

其他修行者想去众神之巅,尊敬和讨好他,位面守护者。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飞机保管员,眼前只有这个。

不仅不同意,还爱回答问题。

“南宫大人,这真的不可能。三百真的太多了。会出事的!”白大人苦笑。

南宫云烟冷笑,下一刻,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扼住了白大人的喉咙。

“南方...宫殿...大的...人……”

白大人没想到南宫云烟真的是一句话不动手!

最可怕的是,白大人一直认为,作为一个位面首领,如果他与南宫云烟正面交锋,他不可能赢,但还有十招可抓,对不对?

然而-

一步也不动!

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!

他被喉咙哽住了,完全动弹不得。

南宫云烟眼中有着深深的陌陌和无情。看着白人大人的眼睛就像看着一条虫子,一种随时可能被踩死的猥琐生物。

虫子?

白大人苦笑,好歹他也是个飞机观察者!连接众神之巅和精神世界的位面守护者!他虽然在诸神之巅低人一等,但在精神世界却是超然的!

南宫刘芸邪恶的嘴角微微上扬:“如果我现在掐死你,三魂六魄会把你一个个捏碎。你以为不死之神能救你?”

白大人的眼睛瞬间她!眼底恐惧!

他知道!

其他人对众神之巅一无所知,不知所措。然而,南宫刘芸其实知道是亡灵主神在背后发号施令。

“你……”

南宫刘芸冷冷一笑:“你死了,白族人民自然会再派一个来代替你,你真的白死了。”

白人大人只觉得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的心!

..

盐城市

作者:韩兼山

但邵将军摸着下巴笑了笑:“一方面,你认为新兵池森会输。”

京华点点头:“确实如此。根本不需要比较这个比赛。”

“哈哈哈,京华,京华,没想到你把目光移开了。”邵将军笑吟吟地说:“我看那一招不简单。”

“哦”京华不相信。

“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浦小虎神秘地笑了。

这时,罗素和洪净之间的战斗正式开始了

然而,

这场比赛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因为,就在洪净挥舞军刀,砰的一声冲向罗素的时候,罗素的一只风筝翻了个身,来到了洪净的身后。军刀翻了过来,刀背直直地切入洪净的后腰

“Oooo”挡不住彩虹,整个人冲上前去直接救了一条狗吃屎
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浦小虎心情很好。他对京华扬起眉毛。“这是少将对吗?新兵一定会赢。”

京华不解的看着普小虎。

浦小虎骄傲地接受了下属疑惑而赞赏的目光。他得意地说:“这一招真有意思。继续找,会有惊喜的。”

京华是真的不懂。少将是怎么看的?他在哪里看到的?

此时此刻,当洪净被罗素击败时,警卫队默哀了一分钟

“等等,等等,我的眼睛有问题吗?怎么才能看出来?我没有抓住彩虹。”

“你眼睛没毛病,就是没抓到一招。”

“但是,上一次检查警卫团的时候,洪净不是拿了第14名吗?Chison是刚进来的新人。”

“最可怕的是,彩虹连一招都没抓到,也没抓到一招。”

大家都在说,大家的声音来来去去。

罗素向队长挥了一下拳头:“我真的很抱歉赢得了队长的头衔。”

队长脸疼。

他似乎又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

队长看着目瞪口呆的彩虹,又看着身边眼神怪异的下属,心中怒火熊熊

如果洪净的军衔真的被齐森拿走了,他以后怎么控制这样的下属?还有谁会听他的话为他工作

因此,我们今天不能输

队长出来,站在她面前瞪着她:“敢不敢再赌一把?”

罗素当然希望噪音越大越好,因为这样她就有机会表演,而且表演得越好,少将对她就越感兴趣。

于是,罗素假装不知所措:“赌军不准赌博。”

“你跟我比。”船长没有胡说八道。他直接说:“如果你能打败我,我的少校就是你的了。”

罗素似乎在考虑这件事。她问:“那让彩虹吃惊的上尉军衔呢?”

所有人都对罗素无语。如果她真的赢了,有上校军衔,为什么要上尉军衔

罗素诚实地说:“我想把它给我的朋友。”

她的视线看着少年丧和少年匕的方向。

这两个少年立刻非常感动

听到罗素的话,队长气得脸都红了:“你这么肯定能赢。”

罗素嘻嘻Xi一笑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总之,赌不赌。”船长盯着罗素。

..

大庆市

作者:陈岩肖

在不平凡的成年人出现之前,她是淡然无波的。在出现了不平凡的成年人之后,她眼里还是有淡淡的笑意,对谁都一视同仁。请搜索(产品#书...net)!最快的更新

不要害羞,不要傲慢。

不要为事情高兴,不要为自己难过。

这是罗素。

直到这一刻,他们终于意识到罗素的不同。

直到这些人被护送走,他们周围的气氛才稍微放松下来。

蜀主问罗素:“你还满意吗?”

但是还满意?经历了这一切,她还不满足吗?他们都盯着罗素!

为什么这个人的生活这么好?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有特别的成年绿眼睛?

罗素笑了,但摇摇头:“这还不够。”

不够?!哪里不够!每个人都愤怒地盯着罗素。不要得寸进尺!

舒师傅还是老样子:“说吧。”

他们要哭了。

大人怎么会这样!

好像罗素想要一个自然的太阳。大人会帮她摘下来。

这太偏颇了,我们会吃醋的!

所有人都泪流满面,大人。

罗素回应道,走到非凡大人旁边的位置,在裙子上坐下。

“啊!”

当罗素坐下的那一刻,下面的学生和老师都变白了!

连领导的脸色都变了!

在这个位置上,魏教主坐惯了,他几乎和李教主平起平坐,可是和他特别的大人,这是哪一个?

她怎么敢!

“罗素!你坐在什么上面!快趴下!”说话的是盛耀日!

四年级第一军团,曜日军团团长,曾经是阳光般耀眼的人物,但自从罗素出现后,他从主角变成了配角。

他的存在似乎引发了罗素。

盛耀日知道大人物宠罗素,即使他们没有长眼睛,但罗素傲慢自大,甚至试图与大人物平起平坐。她为什么要?

他们愤怒的盯着罗素!

原本以为她是自己,原来她心比天高。

蜀主是谁?蜀主的地位如何?蜀主在大家心目中是一个怎样的存在?她能和罗素相比吗?

本来,大家都以为这个特别的大人会一直说几句关于罗素的话。

蜀主确实说话了,但她教训的对象是盛耀日:“滚!”

盛耀日被罗素灌醉,站在当场…

为什么...

一个非凡的成年人怎么能允许...罗素能和她平起平坐吗?

盛耀日使出浑身解数,大家都深感罗素受宠,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夸张。

伟大的成年人几乎不会发脾气。她只是想教人,声音冰冷如水。但就在刚才,当盛耀日拦住罗素时,她生气了。

这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曜军师连忙上去,将卡住的圣药日拉了回来。

而这时候,罗素大人也有些好奇了。

她记得,之前遇到舒大人的时候,虽然对自己很好,但也不是不问对错就绝对维护的。舒大人这几天经历了什么,是怎么感觉突然开窍的?

蜀主对罗素点点头:“说点什么,不要隐瞒。”

“哦。”罗素没有想到,“我想参加毕业考试。”

请访问隔壁老王手机:

..

玄幻魔法

南川市

/ 王珉

“我怎么听说我父亲出事了?今天不是去帝国学院参加校庆了吗?为什么会出事?刘芸如何保护他的父亲?还有罗素。”

“你闭嘴!”南宫夫人狠狠地瞪了南宫刘浩一眼。“没有他们,你爸爸今天不会回家!”

林看了南宫一眼,上前扶住了南宫夫人。她轻声说:“妈妈,别生气。刘浩突然听说他父亲出事了,所以他很担心。对了,他爸爸现在怎么样了?有关系吗?”

南宫怜豪也担心的看着南宫夫人!

他能不担心吗?

现在南宫莫院是宗主大人了。作为族长的儿子,他手里可以握有很多权利,父亲对他很宽容。

但是如果南宫云烟上去了,以南宫云烟的脾气,他想像现在这样幸福,可是很难说。

南宫夫人着急地说:“他们进去已经三个小时了,还没有消息出来。恐怕不太好。”

林余伟心里咯噔一下。

你以后真的想靠罗素的脸活着吗?不过,林很快就被调整过来了,其实跟着挺好的。至少,罗素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有明确的恩怨,只要不惹上麻烦,她就会说。

林余伟扶南宫太太坐下:“妈妈一定要相信她能救爸爸。除了她没有别人。”

“不是吗?”南宫夫人叹了口气。“只是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,这让我心里很担心!”

南宫莫源中毒,整个帝都差点乱了套!

苏族人。

苏卜凡盯着苏华艳:“南宫魔苑真的中毒了吗?而且是在蛊毒?国子监里的毒药?”

苏华艳点点头:“看起来真的很严重。要不是姐姐治疗的快,我怕南宫叔叔一辈子躺在国子监里。”

“这么严重?!"苏卜凡惊呼。

要知道,苏卜凡和南宫魔苑是同一代人,成长在同一个时代。他们通常都是在互相欣赏,所以听说有一种毒药可以让南宫莫袁烈失望。苏灿不怎么惊讶?

这种蛊毒可以让南宫莫袁烈躺下,自然也就可以让他苏卜凡躺下。

“如果南宫陌园出了事,那么这桩婚事”苏卜凡暗暗咬着牙。“如果你让我知道是谁干的,你一定要杀了他!”

苏华艳苦笑:“爸爸,是谁干的,恐怕没人不知道吧?”

苏卜凡摇了摇头:“虽然说既得利益者是最大的嫌疑人,但是凌弟真的这么蠢吗?”

苏华严苦笑,按照他最近见了两次皇帝的精神,他真的很聪明。

“去吧!去龙凤世家!”想到这,苏卜凡简直坐不住了,马上赶去龙凤会!

同时。

武术。

你弄我弄的时候吴子月和南公贾芸在书房

吴太太砰的一声关上门,一把抓住吴子月:“快,快!我家快不行了,还是赶紧去龙凤家吧!”

南宫嘉云的大脑突然爆炸:“谁,谁快死了?”

“南宫老爷子!”吴夫人盯着南宫珈芸,“你父亲出事了,你这个做女儿的都不知道吗?你有这样的女儿吗?”

武侠修真

迪庆藏族自治州

/ 萧泰来

梦公主:“你胡说八道!”

罗素摊开手:“梦里的女神清楚吗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刚才梦女王不是要杀我吗?来,杀。”罗素摊开手。

在罗素说出这些话后,梦公主什么也做不了。

因为罗素把她的生命和王子的生命联系在一起,罗素死了,王子也死了。除非梦公主不想活了,否则她怎么敢对王子表现出伤害?

在梦公主愤怒的目光中,罗素带着晏子的满意离开了。

梦公主:“!!!"

在回来的路上,晏子对罗素笑了笑,说道:“梦中的公主会因为你的愤怒而哭泣。”

“有什么办法可以傻?”罗素摊开手。“这个人很有趣。”

既然罗素已经决定扳倒暗帝,她一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所以罗素已经提前注意到了暗帝和他身边的人手中的势力。

这个梦想中的公主是罗素的目标之一。

所以住在宫里很方便。如果此刻你在宫外,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?

“咯咯咯,你笑什么?”晏子不解地看着罗素。

罗素笑着说:“我在嘲笑我们的陛下,最喜欢的梦中公主。原来是个没脑子的,有意思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

晏子喊道:“你,你,你...你不能捉弄孟忠毅,是吗?”

“看到了吗?”罗素扬起眉毛。

晏子眼里闪过一道光:“你,你,你——你对她做了什么?刚才我从头到尾都和你在一起。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?”

“但你猜对了。”罗素笑了。

“那是基于对你的信任。”晏子眨了眨眼:“因为我信任你,我知道你绝对不会白白被孟忠毅欺负。快告诉我,你对孟忠毅做了什么?”

然而,罗素这次却卖了:“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晏子扁扁嘴:“你别告诉我。”

“不说什么?”

正在这时,北辰和常眠走了出来,不解地看着罗素和他们。

晏子把前面的事情说了一遍,然后无奈的说:“我从头到尾都站在罗罗身边,可是我什么也没发现……”

北辰摸了摸晏子的头顶:“这不正常吗?”如果你发现罗罗做了什么,那岂不是孟非也会发现?"

“你笑我?”晏子追北辰。

看着两人眼泪汪汪的样子,罗素忍不住笑了。

“你的心真大。”常眠看着罗素叹了口气,“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大胆的人。”

“什么?”罗素看了一眼常眠。

常眠说:“以你现在的实力,你活在皇宫里。一旦黑帝对你强大了,后果不堪设想,但你还活在其中。此外,你所寻求的实际上是归还整个帝国。”

越睡越想。

“你的实力,别说黑暗大帝,连麒麟王都打不过。九王手里没有兵权,你手里也没有倚仗。”常眠越说越无语,“你拿什么来寻求这个国家?”

他昨晚躺在床上,认为这是不可能的。

“另外,我们只有三个月。”常眠看着罗素。“你怎么能这样?”

记住手机网址:

都市言情

漯河市

/ 杨凭

大家连连惊呼!

“这样会死人的!”

“矿王太重了?”

“至少这是一个女孩的房子。怎么能趁热打铁似的打人?”

……

每个人都有同情弱者的心理,所以当罗素完全处于劣势时,许多人下意识地同情罗素,同情罗素,不断为她说话,并反过来诅咒矿王。

矿王觉得自己好委屈!

不是他不停,是这个洛姑娘的想法好奇怪!

每次打,他都会问:“你满意了吗?你认输吗?”

然而,即使罗姑娘沐浴在血泊中,她依然倔强地扬起下巴:“我,不,认了,输了!”

一再地...

看到小女孩被自己打了,矿王下不去了。他瞪着罗素:“别打了,别打了,没意思!”

“你觉得你会赢吗?”罗素冷笑一声,“你哪里自信了?!"

地雷王瞬间被罗素激怒了:“小姑娘,我看到你可怜的手了。不要不懂好人的心!吐司不吃美酒!”

罗素冷笑道:“很明显你老了,老胳膊老腿没力气了,打不过?有能力的话可以继续蹲!”

矿王被激怒了,深吸了一口气:“既然你想死,那你就去死吧!”

矿王怒不可遏,黑色的矿锤又像风暴一样砸向罗素!

好酸...

这是罗素内心最真实的写照。

当她今天出去的时候,罗素有一种感觉,她的血液显示出觉醒的迹象,但是她从来没有找到机会。

到…为止

矿王拿出我的锤子!

矿锤中疯狂的战斗精神立刻唤醒了罗素的血液!

罗素已经醒了一半,越到后面越难。这一次,罗素用矿王的矿锤来锤炼她的身体,就像趁热打铁一样。

因此,当当地的王磊不忍下手时,罗素就会用言语挑衅他,逼他开枪!

很快,很快...罗素有一种预感,他很快就会醒来热血沸腾!!

只是有点短...

一点点...

地雷王不知道他的雷锤的力量被罗素的身体吸收了,除了外伤,它不会伤害罗素的身体

“这是最后一击!”矿王气愤地说:“小姑娘,今天这场仗的胜负已经知道了。以后不要这么嚣张,免得最后被人笑话。”

之后,矿王离开了罗素,那些准备收起矿锤的人也离开了。

然而,此时-

浑身是血的罗素突然闭上了眼睛。

一道神圣的光束从空中间落下,投射到罗素。

“咦,怎么还有光?”

“罗小姐,怎么回事?”

“天!看,罗小姐身上的血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落!”

每个人都看着罗素!

果然!

本来浑身是血的罗素看起来很慌张,但刚才灯光一照,罗素的那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,以极快的速度脱落。

来,来,来-

痂脱落成碎片...

很快,那个被血染红后狼狈不堪的女孩,此刻,又恢复了她一尘不染的干净模样!

历史军事

东区

/ 胡杲

此刻,在人群中...

罗素和冷七站在一起。

罗素急欲上前,冷琦一把拉住罗素,压低声音道:“你不想知道南宫刘芸的答案吗?”

罗素僵在原地。

那双大眼睛,盯着南宫云!

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南宫云烟身上。

他会接受圣旨吗?

他能说不吗?

而此刻,南宫云烟也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东方公公和百里公公来了,灵帝下定决心要让南宫云无法拒绝,更别说杀人了。

根据圣旨,即使道路畅通,也不可能找到办法将薇薇安公主误嫁给南宫流星。怎么做有漏洞。

那么,只有最后一条路了。

南宫云烟耷拉着的眼睛里浮现出一股浓浓的杀意!

只要薇薇安公主死了,她就不能嫁给他。

只是,她现在不能死,必须等几个月,等风头过了之后。

甚至转瞬间,几套杀人方案就浮现在南宫刘芸的脑海里。

可怜的薇薇安公主...她不知道南宫云此刻有多恨她,她还在盯着他...

“南宫刘芸,你来接圣旨好吗?”东方公公目光凛然的盯着南宫云烟!

南宫刘芸的美丽容颜上,剑眉微蹙,伸手接过东方公公手中的圣旨。

南宫云烟很清楚,拿圣旨只是权宜之计,杀公主才是最好的手段。

这样就不需要下祖地了。

想到这,南宫云烟慢慢松了口气。

看着南宫云迎接圣旨,台下一片哗然!

“拿了...南宫二少接过圣旨……”

“也就是说,他答应娶薇薇公主?”

“那罗素呢?她不是很穷吗?”

外人议论纷纷,但此刻罗素在人群中...一脸茫然。

罗素只觉得他的大脑空白了,耳朵嗡嗡作响,身体禁不住颤抖...

她张开嘴,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她一直认为这是谣言,她始终坚定地站在南宫刘芸一边。所有告诉她的人,她都坚决反驳。

她说这是谣言,不是真的。她相信南宫是一朵云。他们相互信任,没有秘密...

可笑冯娘说的时候还夸说不可能...但是现在,她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!

冷七看到罗素断肠,心一阵狂跳!

后悔又心疼!

“还有!罗罗!让我们和你谈谈!”冷气震动了全身冰冷的罗素!

这样的罗素...他害怕!

寒七少的声音很大,比场中的声音还要大!

所有人的窃窃私语都被掩盖了。

南宫刘芸二里有多好?

冷七一出声,他就听见了!

当时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罗素身上!

“摔!”南宫云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!

一种说不出的恐惧袭上他的心头,南宫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他没有意识到的恐惧!

场景...真是一团糟。

原本全都站在原地的罗素,在冷七和南宫云烟的惊呼下,终于回过神来。= =这个网站的追书神器上架了!所有光速追的更多,让粉丝不用等,不要错过任何精彩章节!书虫是必须的!关注大众()下载本站阅读器!

科幻灵异

大埔区

/ 富临

“哎,小两口很恩爱。”一个头发五颜六色,鼻环的地痞一脸邪笑的说道,眼睛不住的看着陈诗倩。

没想到小县城还有这么精致漂亮的女人。为什么我之前没找到他们?而且,作为一个小男孩,光是想想就让他兴奋!

齐芳脸色有点冷,拉了拉身后的陈诗倩。他冷冷地说:“你的狗眼睛又会肆无忌惮地乱了。我保证你今晚必须躺在这里。”

扎毛高兴了:“哟!口气不小,就凭你那两块小肌肉?哈哈哈,你不知道,是谁在覆盖这片土地!就说你刚才说的,你今晚不想站着离开这里!”

“还有...这个漂亮的女孩必须留下来,和她的兄弟们好好喝一杯。”咂摸男人舔了舔嘴唇,一脸阴意。

齐芳感觉到了陈诗倩小手的突然用力,转头对着陈诗倩的耳朵小声说:“没事,今晚没人能动你,我说。”

“嗯。”陈诗倩轻轻的点点头,脸颊绯红,他感觉到了耳边轻轻的风声。与此同时,他感到害羞和甜蜜。

醋坛子被两个男人无视,被强行喂狗粮。他怒火上升,一指尖叫道:“给我!!"

方项心中泛起冷笑,这几个小混混的招式毫无技巧,完全靠的就是一个狠劲。他拉着陈诗倩的手,几个小混混扑向他的时候,他用双手双脚,‘碰!’有几次,几个小混混以更快的速度飞回来,倒在地上,呜呜叫。

扎毛男脸色大变,小腿开始打架,知道这一次他遇到了狠茬。

方一步步走向那个满脸冷峻神色的醋坛子。

扎毛男心中一狠,从腰间拔出匕首,一咬牙狠狠的朝着方肚刺去。

方发动了他的左脚,踢掉了那人手中的匕首,顺手踢了他的左腿一脚,踢在了那人的肚子上。扎毛男眼睛凸出,五官因为疼痛扭曲在一起,蜷缩着倒在地上。

方想了想,觉得有点晚了,而且离陈诗倩家也不远。他轻声说:“世谦,你先回家吧。路上有事,及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陈诗倩甜甜地点点头:“那你小心点。”

方向陈诗倩挥手告别,用自己的眼睛看着陈诗倩消失在路的尽头。直到这时,他才把目光放回到地上的长毛男身上:“别装死,快点去找萧也!”

扎毛男从地上颤抖着站了起来,生怕控制不住颤抖。

方项收起轻蔑的笑容,这是跳蚤横行霸道,平时欺负那些小人,遇到狠茬子瞬间松了。他的目光跳过了一抹冰冷,右手化作一道闪电,在嫉妒的男人脸上晃了晃。

一声清脆的响动,咂摸男发出一声尖叫,转了几圈才停下来。左脸直接肿成了猪头,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在上面。

“这一巴掌是给你臭嘴的。”齐芳说完,举起左手在吃醋的男人右脸颊上拍了一下:“这一巴掌是我见到你时不喜欢的。”

嫉妒的男人被齐芳打了两巴掌,一点脾气也没有。他的眼睛里满是星星。

“说,谁派你来的?”方有意直接查出始作俑者,一劳永逸。

“对,泰哥让我来找你。”扎毛男漂亮的大舌头说。

“给我指路。”

嫉妒的男人心底闪过一丝残忍,内心开始充满喜悦。“看来这小子还不知道泰哥是谁,真好玩。等我看到泰哥在男生面前,我就让他尝尝人间地狱的滋味!”表面上,他点头说:“兄弟,跟我来,跟我来。”

十几个混混互相搀扶,在一个醋坛子的带领下,开始在巷子里右转。终于来到了PJ县最大的酒吧——金米酒吧。

酒吧里,年轻男女沉浸在音乐和彩灯中,释放着内心的堕落,荷尔蒙和酒精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空。

齐芳等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这些麻木男女的注意。然而,在酒吧的几个角落里,我的目光落在齐芳身上,空似乎有点紧张的气息。

齐芳静静地看着酒吧里的混乱。他从未去过这样的地方。一是他之前没钱,二是思想比较传统,所以心里总有些抵触。

到了酒吧,一直围在吃醋男身边的小混混一哄而散,却没有拦住他。现在他只需要一个人带路。

扎毛男和齐芳一起离开了拥挤的区域,走上了二楼。周围,开始出现一个个被残酷的餐厅混混包围,仿佛下一秒就会跳起来。

脚步声从小混混身后层层传来,中间的小混混让开了。一个穿着西装衬衫的中年男人慢慢走了出来。男人的脸上带着狰狞的伤疤,沉着的脸很残忍,就像一只择人而食的老虎。

“太哥好!”周围的小混混纷纷低头向手下问好。

方奇面前的长毛男看到了太哥,脸上露出兴奋之色。他连忙跑到太哥身边,点头鞠躬,指着方奇说:“太哥,他是方奇!”

泰哥冷冷的看着吃醋的男人,吐出两个字:“废物。”

嫉妒的男人不敢说话。

泰哥看向方项,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。

方项与泰哥四目相对,即使只是一个人,面对至少数百名歹徒和泰哥,他的脸上仍然看不到丝毫的恐惧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泰哥拍了拍手掌。“齐芳,你很好。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年轻人。怎么样?考虑到我男人做事的方式,强大的美貌和金钱对你来说是不可或缺的。”

站在泰哥身后的醋坛子当场愣住了。本来他以为泰哥会毫不留情的帮自己,没想到泰哥竟然会向对方求助。如果方扮演了泰哥的角色,他就不会过着自己的生活了?

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聚会慢慢开始了。

“真遗憾。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。”泰哥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。

“我只想知道谁愿意买我的命。”

“死人没有资格知道真相。你死了,记得下辈子做个低调的人。”泰哥掏出雪茄,自然有手下帮忙点着。

点完火,太哥从人群中走开了...

周围那些已经蠢蠢欲动的小混混纷纷抄出家伙,一个个端着狠心冲向聚会。

下一刻,惨叫声伴随着低沉的声音,冲在最前方的小混混倒飞了出去,手中的铁棍、砍刀掉在地上,叮当作响。。

方无意离开他的手,他的姿势很奇妙。每次他一动,一个小混混就会摔倒在地上。或者手脚骨折,或者内脏出血,手段凌厉残忍。

他没那么在意。他之前和泰哥没有冤无仇,但是对方轻而易举的宣布了他的死刑。要不是获得了超双能力,我今天早就死在这里了。可想而知,泰哥做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游戏竞技

南阳市

/ 何坚

“云怎么样?”南宫魔苑作为宗主,有随时南下的特权。

祖狄自古以来就有三位族长。

他们的任务是守护祖先的土地,就算龙凤族人被杀了,他们也不能出战,只能转嫁龙凤族人的工资之火。

所以当时的龙凤氏族和皇室高层强者都没有出现在一战中。

南宫世家的族长们走了下来,穿过弯曲的隧道和大门,终于推开了祖籍之门。

祖先的土地都是由巨大的石头制成的,宏伟、高耸、不断生长,空荒芜、孤独。

南宫峰推门而入。

空在空荡荡的房子中间,一个老人盘腿坐在蒲团上。

他背对南宫老爷子又高又瘦。

“死者的长辈。”南宫莫远恭敬的看了一眼,双手合十。

龙凤会隐藏的超级大国圣长老此刻慢慢睁开了紧闭的双眼,那双眼睛里有着沉淀已久的智慧。

圣长老是对龙凤族隐长老的尊称。

他们本来可以早点上神祗之巅,追求更强的武力,但是他们留下来是因为守护着家族的未来,所以圈内人非常尊重他们。

死圣长老知道他是这一届的宗主,只淡淡地问了一句:“什么事?”

“刘芸,是他吗...好吗?”南宫魔苑真正想问的是,南宫云什么时候出?

面对这位干瘪的长辈,南宫莫源对老人有一种敬意。

内心深处有一种见神见佛的恐惧。

枯萎圣徒的长老沉吟良久,始终没有说话。

长辈越是不说话,南宫莫远的心就越不平静。

不能是云资质吗?不,不,云的资格,不敢说没有人追,但至少前无古人。

云不够聪明吗?不不不,他的超脑,无人能比。

是云不够努力吗?就在那天!他对别人残忍,对自己更残忍,拼死挣扎都能把人吓死。

它是一朵云...

就在南宫世家族长忐忑不安的时候,枯长老终于开口了。

“族长这个人选还不错。”

南宫峰悬着的心立刻放下了。

他当宗主的时候,也和祖师爷一起修行,所以南宫的莫源很清楚长辈们的要求有多高。

能得到他一句好话,有很好的!因为当初死去的大圣前辈评论南宫魔苑:蠢!

想到这,南宫莫远又想擦擦冷汗了。

"这孩子超级合格,超级有才华,超级聪明,超级执着."莫长老盯着南宫苑,“可是,这么好的孩子,被你这样,你怎么做长老?!"

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身。那双锐利的眼睛像老鹰一样盯着南宫魔苑!

南宫莫远只觉得心里一震,脊背发寒!

圣长老盯着南宫魔苑:“如果能及时送来,我们会在他筋疲力尽之前尽力救他。否则,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?”!"

“救援不及时,他不会死,但天赋会戛然而止,停滞不前,永远停留在现在的状态!大神对我们来说可能是结束,但对他这样的绝世天才来说,这只是开始!”

这本书来自:///html

最后更新